金巴黎彩票开户

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都市 > 毒与罪

更新时间:2019-08-30 18:36:40

毒与罪 连载中

毒与罪

来源:幻想书院 作者:环诞山分类:都市主角:白水生玉帕

主角是白水生玉帕的小说是《毒与罪》,它的作者是环诞山写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一个震撼而又悲壮的故事,这是一个深度触碰人性灵魂的故事,这是一个书写命运的故事,这是一个关于人性,伦理,正义,罪恶,良知,救赎的故事。主人翁是一个命运坎坷多苦多难的社会底层青年,深陷毒品泥潭后无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铁皮货车再一次经过几个小时的摇摆,终于在一个大坝子里停了下来,跟着车外传来几声汪汪汪的狗叫,车箱门打开的那一瞬间,那狗叫声更为激烈,这次司机像变了个人似的,语言粗鲁,急促的喝斥着众人赶紧下车。

外边阳光明媚,照得车上的人睁不开眼,白水生伸了伸懒腰,活动了一下筋骨,第一个跳下了车,跟着哇的一声尖叫,一个筋斗倒在地上,吓得连滚带爬直往后退,眼前,一条半人高的狼狗朝他咆哮着张起血盆大口扑来,挣得那铁链咣咣直响,嘴角还挂着哈喇子,这一叫,墙角的其余几条暴躁的狼狗又跟着起哄,一时狗叫声又连绵不断。

啥鬼地方,白水生从地上爬起来,心头还在砰砰直跳,他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地儿简直就像是个监狱,一个三面围墙的院坝,背靠一座大山,周围全是参天大树,山下有一个隧道般的大洞,洞口黑漆漆阴森森的,像张起嘴要吃人一样,一条轨道从洞延伸出来,轨道尽头,堆了几堆小山般大小的成品煤,院里有几排红砖砌出来的房子,一看模样就是临时搭建的,那围墙有好几米高,上边还拉着带刺的铁丝网,整个院子,除了门口那道铁门,没有任何出口,白水生大吸一口凉气,心里暗暗叫苦,妈的,完了。

金巴黎彩票开户车上的人陆陆续续下了车,看到这架势,一个二个无一例外,脸上都露着惊恐的表情,特别是那几条狼狗,一看到这么多人,更像是要挣脱那铁链似的咆哮着蹦得老高,这场面更是让人毛发悚然,白水生数了数,那些狗足足有七八条之多。

一个头头模样的黑脸大汉走了过来,满脸横肉,气场十足,挺起个大肚子,手里还拿着根鸡蛋般粗的木棍,后边跟了四五个跟班,他清了清嗓子,用一口蹩脚的普通话大声的训斥到:

“听着,老子不管你们是哑巴聋子还是断手断脚,不管你们来自哪里,也不管你们听不听得懂我说话,你们自己相互转达,相互帮助,每天每个人必须挖五车煤,一次挖不起,扣工资两百,两次挖不起,工资照扣,那天饭也别吃了,三次挖不起,直接剁碎了喂狗。”

那黑脸大汉接着又指了指洞口的一个轨道车:“看到了吗?就是那个车,现在把兜里的东西通通给我摸出来,开始去领工具上班。”

“我饿了,坐这么久的车就吃了两个馒头,你们......。”一个说普通话的流浪汉刚一开口,话还没说完,就被一脚踹到了那狼狗边,那狼狗一扑过来,尿都差点吓出来了,跟着全身一阵哆嗦,屁滚尿流瑟瑟发抖。

“少他妈叽叽歪歪的。”

整车人看到这场景,十个有八个都吓破了胆,有两个甚至当场倒在地上哭了起来。

几个跟班开始挨个搜身,搜完一个走一个,然后去领工具,不一会,地上丢满半截烟头,劣质香烟,草纸,打火机,还有些角角钱,轮到白水生的时候,一个光头拿起他的身份证一看,对旁边的同伙说道:“哟,川耗子,你老乡,看看,咦,还有三十块钱和一张车票呢。”

那个被称为川耗子的男子接过白水生身份证瞧了瞧,又递回给了光头,然后说了两个字,没收。

白水生懊恼极了,真是出了狼窝又进了虎口,他本来有机会逃走的,偏偏鬼使神差,看这情形,别说要工资,能他妈活着离开这儿就算福大命大了,这车人,要么是流浪汉,要么是精神病,要么是残疾人,没一个是正常的,在这荒山野岭,死了随便挖个坑一埋,鬼都不晓得。

那天,在那个可能有两三百米深处的矿井里,白水生和那群人一直干到晚上十二点,使用的工具全是人工电钻,电是几台大功率的发电机发的,整个洞子里都是震耳欲聋的噪音,灯泡忽明忽暗,那洞里还有十几个干活的,全都是一脸漆黑,只看到两个眼睛在打转,但行为举止跟和他来的这车人都差不多,几个黑脸大汉的跟班轮流着一直在做监工,说是监工,其实这些人就是打手,一人手里牵着一条狼狗,看那种稍微动作慢点的就拳打脚踢,打得人家哇哇大哭,满地打滚,整个洞子里都有回音,还久久都不能散,那声音,就像地狱小鬼要被丟进油锅的前那一刻,无力挣扎,只得不停的呼叫求饶,叫得那个凄凉,那个襂人。

金巴黎彩票开户收工以后,白水生和其它几个新来的一起回来,但都累得像条狗似的,他的双臂被电钻震麻了,抬都抬不起来,手还打起了血泡,这都不算,更让他感觉到崩溃的是饥饿,一天多时间里他就吃了那两个馒头,幸好,那几包方便面八宝粥在车上就啃完了,否则肯定被没收。其他那几个就更惨了,饿得都差不多虚脱,就这么没命的干,每人隔五车煤都还远着呢,他估计,那五车煤至少有三吨以上,还有的居然用手锤凿子一锤一锤的敲,要完成这任务,不死都得脱层皮,不过还好,他还挖了差不多三车,有好多人都不到他一半,还在继续忍受着摧残。

住的地方,也是这个挖煤的洞里,那是一个岔道,应该是挖煤挖到甲石上弃用了,十多米深的通道,只有一盏瓦数不高的灯泡,昏黄昏黄的,里面连床都没有,地上铺的只是一些干草树枝,还有就是从来时那车上卸下来的捂香蕉的棉毯,拉屎拉尿就在洞口的一个桶里进行,整个洞里充斥着令人窒息的臭味,和他一起收工回来的人,全都倒在墙角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两个监工送来两盆饭,一盆煮熟的土豆,还有一大袋香蕉,其中白天搜身的那个光头佬跟这些新来员工象征性的宣布了一下所谓的矿规,挖一车煤十块钱,每天必须挖五车,烟一百块钱一把,白水生在洞里看到过那些抽烟的,就是烟叶,他爷爷活着的时候抽的那种,自己裹,饭菜三十块钱一天,活干得多的可以奖励一顿肉,今天刚来的,任务没完成,可以不追究,但以后必须补上,否则,那个宣布规定的光头晃了晃手里的棍子。

光头佬虽然用的是云南口音,但这口音又跟白水生在昆明时听到的那些不太一样,不过他还是大慨理解了这些话的意思,说白了就他妈是白干,每天挖五车根本不太可能,除非不睡觉,就算能挖到也得不到钱,谁还能不吃饭把自己饿死啊,照这样算,那些干得少的还得倒贴钱,那个光头佬交代完大摇大摆的走了,这几个人根本没心思听,因为从进这矿井以后,大家都懂了,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活下去,光头佬一走,那些饿慌了的一拥而上朝那饭盆上扑去,直接用手抓,等白水生扒开一人挤进去时,饭没了,土豆也没了。

白水生赶紧过去撕开那装着香蕉的袋子,抓起一个,剥开皮咬了一口,涩的,根本没熟,他急得没法,冲出洞里,找那两个头头理论。

“老子一天多没吃饭了,你们要人干活总得要给吃饭涩,你们送来的那些饭被他们抢光了。”白水生急了,口不择言。

“**还老子?”光头佬边说边拧起手里棍子亡了命的砸了下来。

另一个打起手电,对着白水生的脸晃了晃:“兄第,在这老实点,莫乱出头,我是好心提醒你。”

白水生揉了揉被打的肩膀,也顾不上疼痛,晓得这人也是四川同乡,白天光头佬搜他身份证的时候就说起过,他带着恳求的语气:“嗯,大哥,我不是那些疯子傻子智障,也不是流浪汉,你让我走得行不,咱们都是老乡。”

光头佬看白水生年轻,拿着棍子边比划边恐吓道:“走,**想往哪走,这地方是原始森林,原始森林知道不,一望无际,没有人烟,里边全是老虎狮子,全是蝎子毒蛇。”

金巴黎彩票开户“你是怎么来的?”老乡的语气还稍稍平和点。

“我在昆明火车站买票回家,被人骗来的,哥,你怎么称呼。”

“他妈的,哪这么多废话。”光头佬粗暴的打断白水生的话,又狠狠瞪了他的同伙一眼。

“算了,三哥,我去搞碗饭吧,饿死了人是小事,但这活谁来做?”那四川老乡的跟他同伙请示到,又指示白水生回去等,并叮嘱他不准乱跑。

白水生心想,这个地狱般的地方还能碰到个说家乡话的,至少今后能少受一些折磨吧,这也是不辛中的万幸,等回到洞里一看,一袋香蕉都啃一半了,剩的全是那种连皮都剥不开的,望着这一个二个凄惨的面孔,他第一次感受到人的求生欲望是多么的强烈,也感受到了泯灭后的人性是多么的残忍和恐怖。

饿死了人是小事!白水生找了两张棉毯,给自己画了个地盘,蜷缩在角落里剖析着这个老乡刚才说的这句话,自从踏进这院里那道铁门后,到今天干活时的所见所闻,他也渐渐意识到,来到这里可能真走不出去了,就算能走出去的也都可能是些老弱病残实在干不动活的了,这种黑煤矿,一点安全措施都没有,万一哪天突然一垮,洞里的人一个都跑不出去,这些坏人专找这种没有家庭没有人管的人来干活,还去到昆明那么远的地方找,说白了,就是晓得这些人死了没人会追究,而像他这种有身份的恰恰更危险了。

金巴黎彩票开户小说《毒与罪》 第12章 黑煤矿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耽美小说
  2. 宠婚小说
  3. 现代小说
  4. 腹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港龙彩票开户 8号彩票开户 聚发彩票开户 御都彩票开户 博盛彩票开户 粤淘彩票开户 利威彩票开户 98彩票开户 金砖彩票开户 盈盛彩票开户